这对市场准入制度是一次革命性的改造

刘世锦:广东创新驱动发展在全国是走在前列的,尤其深圳最为突出。深圳的很多指标都处于全国领先地位,经验很值得研究。如何推进这一战略,我建议把深圳管用的经验总结出来复制推广。

刘世锦: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放宽市场准入,也就是“准入前国民待遇+负面清单”的制度。自贸区建设和以往试验区建设,最重要的区别在于,自贸区建设不是在制造政策洼地,给自贸区一些特殊的政策,而是要鼓励改革,通过改革,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。

南方报业:根据政府工作报告,您认为在新一轮改革中,广东承担着怎样的职责?推进经济改革发展的关键是什么?

南方报业: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。广东也正在推进这项工作。您认为推进这项工作的关键是什么?重点要解决什么问题?

那么应该怎么做?这次政府工作报告讲了两个清单,一个是负面清单,一个是正面清单。核心还是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我建议广东在这两方面加快探索,总结经验。

刘世锦: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,经济发展水平位于全国前列。三四年前,广东的经济便出现了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态势,经过一轮改革调整保持了经济发展的稳定。这个经验对于正在陆续面临这一新常态的全国各地相当重要。在下一步的产业转型升级中,特别是全面深化改革方面,广东应该而且有条件走在全国的前列。

要继续深化市场准入改革、减少审批,大面积推广负面清单制度,这对市场准入制度是一次革命性的改造。过去是政府让企业干什么就干什么,现在是除了政府规定不能做的,企业都可以做。这样就充分发挥了市场的作用,也减少了寻租。

深圳为什么能够在创新方面走在前面?除了它是改革开放的前沿,中国最早的经济特区之一,还与深圳近几年创造了一些非常好的创新发展条件有关。一是深圳的创新企业基本都是民营企业,且有长期规划、足够的激励机制;二是深圳有比较好的产业配套条件,很多手机、电视生产企业的产业基地设在深圳;三是深圳的投资环境比较好,政府发挥着非常独特的作用,对于民营企业、创新型企业给了很多支持。我觉得这都是目前深圳作为一个创新型城市、走在全国前列的一些很重要的经验。

广东要推进创新驱动发展,能不能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把深圳的经验复制推广开,再搞出一两个深圳来?如果能做到这一点,广东的创新能力不仅在中国,甚至在全世界都能走进一流的行列。

所谓正面清单也就是权力清单,即政府能干什么事,全列出来。当然,它也是责任清单,政府干什么事要承担责任,“有权不可任性”,但是在位必须作为,不能滥用权,该用的权还要用好,并且承担责任。政府加快体制改革,要建立一套新的、透明的、更加有效的激励机制,要建设智慧政府。

南方报业:政府工作报告专门提到了广东、天津、福建3个自贸区的建设。您认为广东自贸区建设的定位以及改革重点是什么?

至于广东自贸区将来有哪些优势产业,会培养哪些新的竞争优势,要由市场说了算。广东不可能在所有行业中都占据竞争优势,但是我们一定要在一些一线行业中占据竞争优势。但是这些行业到底有哪些,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。发展产业,必须要企业家自己去做,在市场的竞争下大胆试错,失败就出局,试对就发展起来。自贸区如果要成为新一轮改革的试验区、先行者,在这个方面就要作出表率。